受压抑的轻微呼喊

2017-12-22 15:40

6月27日上海倒楼的弥天尘雾尚未散尽,网络流传的关于倒楼事件的冷幽默已然蔚为大观。“正式楼盘都没有倒下,倒下的是临时楼。”“房子没有倒,它只是在做俯卧撑而已!”“周围楼房情绪稳定,纷纷表示此楼倒下对它们影响不大。”“到底是推倒,还是按倒?”还有人独辟蹊径地发现,“玻璃很强大,质量很好,建议人肉搜索一下玻璃的生产厂家。”如此种种,已不胜枚举。

虽然是虚拟的网络,没有人知道电脑前坐着的到底是什么,但这种网民舆论,却无不来自对现实世界的关注,无不触及最敏感的社会问题。譬如“倒下的是临时楼”背后所指的一些部门总将事故责任归咎于临时工现象;“房子只是在做俯卧撑”则以瓮安事件为背景,表达出对一种离奇解释的调侃与质疑;“周围楼房情绪稳定”则对应着很多地方尽管暗流涌动,民怨沸腾,但政府总是不惮于公开表示“民众情绪稳定”;“推倒还是按倒”则直接引自公众对邓玉娇案中警方说法的质疑。

李普曼在《舆论学》中对舆论这样描述:“他们头脑中的想象,包括对于他们自己、别人、他们的需要、意图和关系等等,都属于他们的舆论。”当倒楼事件开始在网民的头脑中被想象,当他们的舆论开始得以形成,倒楼事件于是注定成为民意表达的一个出口,同时自然而然地附着起了网民看待一些世事的态度与经验。这个时候,诡异而离奇的倒楼事件,就升级成为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心理事件,网络上貌似漫不经心的发言,也成为新的公共舆论形成机制。

当然,网民的表现也并不仅仅是借上海倒楼的酒,浇现实社会的块垒。当一起事件开始陷于网络解构之时,也意味着对事件本身的警惕——相关部门对倒楼事件的调查,会不会同样陷于“推倒或按倒”式的怪圈中;对事件责任人的处理,会不会变成做“俯卧撑”式的推脱;对业主的赔偿与解释工作,会不会变成无视民怨的“情绪稳定论”等等。作为一种另类的民意表达,网络舆论正是一种无时无刻不在的警惕。

正襟危坐总有无处可坐之际,肃颜怒斥或也有张嘴结舌之时,于是难免就生出些轻佻。你去玩味网民对倒楼事件的“冷幽默”,其中有多少种流行性解读,你就能发现他们的内心便有多少不能承受之重。这或许亦是看待网络舆论的一种视角。但无论如何,对于公共治理而言,网络解构时代所意味的一种狡黠与质疑,嘲讽与追问,不可视而不见。因为作为一种世道人心,它早已不再仅仅局限于虚拟世界。(作者为时事评论员)

一场建筑质量安全事件,如何在网络解构中变得轻佻起来了?但没办法,这就是“他们的舆论”的现实。

不难发现,所有这些网络解构无一例外成为一种观点与立场,以及一种批评的力量。至于其中可能的轻佻成分,则正如曾有网络高人对“打酱油”一词进行的释义:“网络上不谈政治,不谈敏感话题,与自己无关,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就用此话回帖,相当于‘路过’,是一种对现实无奈的术语。道义上强烈关注,行为上明哲保身,受压抑的轻微呼喊,朝野都能接受的行为,属于‘非暴力不合作’幼稚阶段的行为。”事实不得不承认的是,不论是轻佻,还是无奈,仍是一种批评与诉告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